亚美尼亚新增92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累计确诊663例


有一个家庭的故事让他记忆深刻。“他们失去了一个7岁的孩子,他从牙买加到纽约接受特殊治疗。”他讲道。男孩去世后,他的母亲想让儿子回到故乡安息,但她甚至无法买到一张回程的机票。“我告诉她,我会把孩子的遗体一直保留,直到事情得以解决。”马尔默说。

澎湃新闻此前报道,自周江第一次被立案调查到宣判,历时2年4个月,2016年周江被判刑三年的判决,是一份从轻判决。法院认定,周江系自动投案,如实交代自己收受他人贿赂的事实系自首,案发前后,退出绝大部分赃款,认罪态度较好,有悔罪表现,可酌定从轻处罚。

在美国,“临终关怀”企业负责提供遗体搬运和防腐、安排协调葬礼和火化等殡葬服务。从业30年的马尔默称,新冠病毒疫情之下每天新增的遗体,正在让这个行业不堪重负。

一些相关从业者已经感染了新冠病毒,感染源未知。马尔默说道:“我的一个朋友现在靠呼吸机维持生命,他是一名丧葬承办人,那家伙正在为他的生命而战。”

与此同时,马尔默已经将轮床从车厢里推了出来,另一名同事则戴上了一个口罩、两副手套,再套上一件塑料防护服。通常,殡仪馆工作人员并不需要做这么多的预防措施。但在这些天,他们都会随身携带大量的个人防护装备,因为当他们转移遗体时,面临被感染的巨大风险。

澎湃新闻注意到,上述“滥用职权”的事实,早在2014年2月28日,周江主动到长沙市纪委接受调查时,便已如实交代。但在第一次判决时,这一犯罪事实并未在指控之列。

在一个普通平常的工作日,“临终关怀”从业者帕特里克·马尔默需要负责处理大约40具遗体。而如今,结束一整天的工作后,还有大约143具遗体等待着他去处理。

有预测模型称,或将有10-24万美国人死于新冠肺炎。截图据央视网

令人心碎:无法完成的悼念 难归故里的遗体

周江2016年曾接受长沙岳麓法院审判。